《三氯胺爱情(完)》

全文8k+,洋灵洋 私心夹带昊丞(富贵皇权)

bug有,ooc有,能写多长我心里有数了,因为这次已经写完了

废话超多

之前发过一篇一样但是名字不同的,看过的小伙伴可以从05开始看,具体的解释放在了文章最后面

请大家一定看看文章最后的碎碎念(非常感谢了!)

最后,请多多多多给我评论,花式笔芯



01


       李英超高考考完搬了个新家,房子虽然是二手的,但胜在原房主干净讲究,楼层也不高,离大马路就三分钟脚程,最让李英超满意的是,大马路对面就是市体育馆。李英超长得好,个子也挺高,但就是身板瘦,没事就给篮球队的朋友调侃上几句。这搬家搬的正应了李英超的意,住进新家的第二天,李英超就跑去体育馆办了张游泳卡。

 

       市体育馆本着让学生强身健体的原则,拿着学生证复印件就能办个学生月卡。收费处的姐姐看了眼李英超的复印件,指了指墙上贴的价格表。

       学生月卡,一月二百,两月三百。李英超犹豫了一会,又看了眼单次二十的标价,咬了咬牙拍了三张红票子。

 

 

       李英超的游泳是很小的时候学的,母亲给报了游泳馆里的十天速成班,不会包退的那种。老实说,那种速成班全然用残暴来称呼是一点都不为过的。只有一块腹肌的教练会把不愿意下水,或是游的不好的小孩像拎小鸡似的拎到深水区,托着你的肚子让你游,还得时不时的说一些游不好就把你丢下去一类的话。

 

       李英超很幸运的没给拎过,现在回忆起来大抵是因为第一天就见识到了别的小朋友的惨状,之后就都老老实实的卖力学。

       但十天速成班的作用确实很显著的,即使李英超的蛙泳姿势实在是很蹩脚,也能勉勉强强的游个往返一百米。

 

 

       李英超第一天游了十九个往返,也就是一千九百米,结束后随便在游泳馆的浴室里冲了冲,就把毛巾挂脖子上回家了。

       游泳和别的运动不大一样,这种运动一是你能感觉到很热,身体在燃烧脂肪,但却不会有出汗的实感,对于某些不喜欢大汗淋漓的健身人士来说无疑是最好的选择,二是游泳的过程中,疲劳感会被大大削减,或许你的身体已经是有些疲惫了,但是因为在水里,你也不会很清晰的觉得腿发沉,胳膊发酸,而这就很适用于没什么毅力的人。

 

       但运动了一个半小时的事实却是无法抹去的,对于李英超这样长期不怎么锻炼的人来说,即使没什么感受到出汗和过度疲惫,第二天李英超睁开眼的时候,也清晰的感受到了自己抬不起来的胳膊和发沉的腿。


 

02


       李英超与手机游戏为伴在家里躺了一天,直到母亲六点下班到家,看见瘫在沙发上的李英超,提醒对方赶紧吃饭,七点得去游泳。

       母亲嘴里的道理总是最多的,比如她现在说,长期不锻炼就会这样,你练个三天就好了。

       不管这话有没有科学依据,总之李英超还是去了,毕竟卡都办了,不去浪费啊,大不了游不动就泡水呗,李英超如是想着。

 

       但到了游泳馆,泳裤一穿,水一下,李英超又欢了,蹦跶了一会,身子热了起来,胳膊似乎也没那么酸了,脑子里想着大宽肩,腱子肉,李英超又游了俩来回。

       意外总是在这时候发生的,李英超昨天游的有点过,今天下水之前准备动作又做的不够,离尽头大约只剩下五六米,李英超左腿一蹬,就是一阵剧痛传来。

 

       一根筋抽了,现在正如同一根烙红了的铁丝似的串在李英超的肌肉之间,李英超左手扶着腿,那是伸不直也弯不了,只有剧痛刺激着李英超的脑子。

       身体正在往下沉,李英超一口气憋着,倒并不很慌乱,他个子高,水不过是堪堪没过头顶,一会儿腿舒服一点,他一蹬就能上去。

 

       正想着,李英超就感觉有人从背后捏着自己的后颈,他还没反应过来,那人又一手托住了他的腰。

       妈呀,这怎么和小时候教练拎人一样样?八成是给救生员救了,真丢人。

       李英超还在胡思乱想着,一股力量传来同时从腰上和脖子上传来,,李英超被往上推了一下——头从水面上露了出来。李英超本能反应的大口换气,他的手已经松开了自己的左腿,这时正好可以扑腾着让自己浮出水面。

 

       让他惊讶的是,眼前的人是直直站在水中的,露出他鼻子以上的上半截脑袋,而不用像他一样需要蹦一蹦才能把脑袋露出来,李英超正估算着那人的身高,脖子上的力道又传来,那人居然捏着李英超的脖子把他往终点推。

 

       李英超心里憋屈啊,他堂堂一米八三的顶天立地的男子汉,居然被人向拎小鸡似的拎来拎去,他小时候都没这待遇呢!

 

 

       但人家是好心救了自己,人不能忘恩负义,于是李英超在踩上了终点高一截的地砖后想着和人家道谢,如果请吃饭也是可以的,毕竟四舍五入这也勉强算救了自己的命

 

       那人踩上地砖,地砖很窄,他和李英超并肩站着,李英超侧着脑袋看他,那人把泳镜推了上去,露出一张棱角分明的脸来,但更吸引李英超注意的是——这个人有着比自己高一截的——大概将近一米九的身高,以及李英超羡慕的大宽肩,腱子肉。妈呀,这年头救生员配置这么高的吗。

 

       李英超过于炙热的眼神让对方有点不好意思,他挠了挠耳朵,“呃,不用谢的,顺手而已,而且你挺轻的,救你不费劲。”

       李英超反应过来想开口道谢,却听着对方的语气觉着好像和自个儿想的不大一样啊,扭过头看向救生员的高椅子,看见穿着黄色救生衣的胖子救生员正气定神闲的发呆。

 

      好吧。

      更丢人了。



03

 

       ”真的谢谢你,我腿刚刚不小心抽筋了。”李英超本想看着对方的眼睛以表诚恳,目光却被对方的耳钉吸引了。

       一般人游泳不会戴耳钉,一是很容易丢,二是确实不大方便。这人不仅戴了,还是那种挺招眼,挺大个的银色圆环。

       这不疼吗?李英超在心里默默想。但那人戴着确实挺好看的,可能是因为长得好吧。

 

 

     “没事的,不用放在心上,我昨天看到你游了,挺厉害的,我就游不了那么久。年轻真好。”那人听完李英超的道谢后笑着回答。

       李英超先是惊讶于对方原来昨天就注意到了自己,而后在对方漂亮的肩膀和露出的一半上臂线条中暗暗吐槽,骗子。

 

       这一番折腾,李英超也没心思游泳,和对方说了差不多得回去了,对方在看了眼墙上的大挂钟后也表示差不多得走了。

       于是拜他所赐,李英超又狠狠妒忌了一把对方的腹肌。

 

       男生洗澡没女生麻烦,李英超因为腿还没舒服全,走路还有点儿慢吞吞,等他穿着裤衩从浴室隔间里走出来的时候,对方已经穿了个无袖和五分裤站在储物格前面打电话了。

 

       具体内容李英超没听,大概能听到的就是“秀”,“明早七点”和李英超知道的有点名气的一个男模的名字。

       李英超拿着毛巾擦头发,顺口问他,“你是模特啊?”

     “对啊。”对方一边回答他,一边从包里摸出一罐护肤品,看牌子还挺贵。

     “你叫什么名字啊,说不定我还听说过你。”李英超笑着打趣。

 

     “李振洋。”

       李英超不给面子,摇了摇头说。“没听过。”

       李振洋也一点不生气,也笑着说,“正常,我又不出名。”

       当然,后来李英超知道自己不知道李振洋这个名字多少有点孤陋寡闻的意思。

 

     “你呢?你叫什么。”

     “我也姓李,我叫李英超。”

     “行,小弟多大了?高中毕业了没?”

     “毕业了,我都成年了!”

     “行,那也还是小弟。”

 

       李振洋一手揽过对方的肩膀,一手揉了揉对方擦了半干了的,蓬松的头发。

       李英超气鼓鼓的用大眼睛翻着白眼儿看他。成,既被人家像拎小鸡似的拎了俩回,这下又成了人家小弟,没办法,谁让人家救自己于泳池水之中呢。

       于是李英超只好再翻了一个白眼,翻的可用力了,就快翻到天灵盖了。


 

04


       出了游泳馆,李英超要过马路,转头问正在看手机的李振洋,“你要去哪儿啊?我要过马路了。”

       李振洋头也不抬的回答,“我也过马路。”

       于是李英超和他并肩走过马路,说是并肩,但其实是李英超看着到了斑马线前边那人还在玩手机,只好拽着李振洋的胳膊,李振洋一看,那敢情好,索性一路上都不抬头了。

 

       李英超拽着李振洋的胳膊专心走路,李振洋专心玩手机。等李英超走到家门口了才觉得不对。看着自家大门,想着自己怕不是把水泡进脑子里了,这是要领人家进门吗?

       于是只好壮着胆子打扰正在玩手机的李振洋——他微信弹弹球小程序快要玩到五千分了。


 

     “洋哥。”

       他软趴趴的说,“我好像带你走错路了。”他指了指眼前贴着福字的防盗门,“这都走到我家门口了。”

       李振洋抬起脑袋看了一眼,“没错啊,我家是这幢啊。我住八楼。”

     “那我怎么没见过你啊!”李英超惊呼,全然不顾自己也不过是刚搬过来的第三天。

      “太高了,我早上一般懒得下来,工作完了或者游完泳也挺迟的了,你见不到我正常。”李振洋嘴里说着,手上却动作没停。

 

       得,李英超觉得自己这小弟恐怕得当上好长一段时间。

       和对方互换了微信号之后告别,李英超拿钥匙开了家门,母亲正坐在沙发上看综艺,笑的前仰后合,看李英超进来,皱了皱眉嚷了一句。

     “赶紧去洗澡,把衣服也洗了,这一身的味。”

 

 

      李英超同意了名为李振洋的好友请求之后跑向卫生间,还不忘喊上一句。

 

   “以后天天都会有!”



05

 

       事实证明,老妈的话在某种程度是有点道理的,游个三天胳膊会不会不酸了李英超觉得不好讲,但这第三天胳膊更酸了确有其事。

       但李英超还是按着点去了游泳馆,今天李振洋因为工作没有来,李英超也不敢撒欢,在游泳馆门口花了三十块买了块浮板。

       今天的李英超老老实实,抱着浮板游到八点半就作罢,拖着腿爬上岸,刚到更衣间的储物格前, 就听到储物格里自己的手机正在嗡嗡的震动。

 

       李英超掏出手机,发现是李振洋的语音消息,比较短,就六秒。

     “小弟啊,你洋哥工作完了,你在游泳馆吗?洋哥请你吃热狗啊!”语音的背景音有些嘈杂,听起来是刚刚结束。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游完泳很容易饿,游泳馆门口买的热狗也是加大号的,和李英超学校门口一两块的完全不是一个档次,现在正在烤热狗的机子上旋转生香。李英超晚饭吃的不多,这时候看着烤的滋滋响的热狗,真有一些饥饿感。

       李振洋在李英超在热狗机面前站了五分钟之后到了,夜里有点凉,他从秀场出来披了一件薄薄的长外套,但脸上还带着汗,估计是跑了一会儿。现在咧开嘴朝李英超笑。

 

      “还好还好。”李振洋站在热狗机前面扫码,买了两根热狗,原味的给李英超,黑椒的给自己。

      “哇,我是真的饿了。我今天除了早饭基本就没吃什么东西。”李振洋想咬,又怕烫,只好盯着它等一会。

 

       有时候有些人吃东西的样子是很吸引人的。

       李英超这时候才意识到这一点,可能是因为吃东西总是让人烟火气十足,微凉的夜里一口热腾腾是食物下嘴,也容易让心暖一点,心软一点。至少,李英超就觉得被烫到长着嘴哈气的李振洋挺好看。

       比昨天在泳池里见他的时候好看。

      他现在的头发还乱七八糟的翘着,口罩扯下来一半,衣服的扣子很明显的没有扣好,也没有化妆,但站在路灯下的样子就是挺好看的。

 

     “你不吃吗?”李振洋的声音打破思绪,李英超才发现自己光顾盯着对方看了,手上的热狗倒是一口没动。

     “吃啊。”李英超一口咬掉三分之一,热气烫的他耳朵发红,但确实五块钱的就是不一样。

 

 

       李振洋和昨天一样和李英超过马路走回家,李英超进家门之前问李振洋明天会不会去游泳,得到了肯定的答复。

       李振洋依旧一边玩弹弹球小程序一边上楼梯,走到八楼的时候转的头有点晕。回家脱了外套瘫在沙发上。

       想着就跟小孩认识了俩天,怎么就想着请人家吃热狗呢?对于李振洋来说,这有点奇怪,但是转念一想,本家嘛,又是小孩,总是容易让人觉得亲近的,而且人家长得还好,一双在水里泡的有点湿漉漉的眼睛看着你,心跳就会随之漏一拍。

       嘿,想啥呢,李振洋拍了拍脑门,那就是个小孩,也不知道说自己成年了是不是真成年了,保不齐是七月以后生的。

 

 

       李英超是个在社会主义教育的阳光下沐浴了十二年的出色青年,游了三天等同于养成习惯,每天七点,李英超都会很准时的背包跑去游泳馆,他的肌肉开始逐渐适应这样强度的运动,游的愈发顺畅。游泳馆门口的小哥已经熟识了李英超,买热狗的阿姨也会在李振洋和李英超一起买热狗的时候便宜一块钱。

 

       李振洋常来,偶尔会因为工作空一天,他的游泳姿势可比李英超漂亮多了,手臂扬过水面的时候露出漂亮的肌肉线条,很帅气的游到终点再一摘泳镜,几乎就能听到旁边女孩的窃窃私语。李英超翻个白眼,哥哥咱能不这么骚了吗。


 

06


       李英超意识到自己对李振洋不一样的情感是在认识李振洋一个月之后了。

       假期开始的时候,妈妈给李英超报了钢琴课,说是好不容易有时间,练个乐器也挺好的。琴行离李英超家两个站,每周二四下午坐公交过去。

       琴行的老师姓范,名字倒是挺可爱的,叫丞丞,很年轻,但很厉害,手指在琴键里翻飞的样子帅爆了。



       周二,李英超和往常一样在琴房里练琴,范丞丞坐在他旁边的椅子上,不时出声指导。

很安静的氛围里,门突然开了。

 

     “丞丞!”

       一个脑袋从门缝里探出,看到范丞丞之后就闪身进来,往范丞丞手里塞了一杯奶茶。更让李英超没有反应过来的是,那人扣着范丞丞的后脑勺,很快的在范丞丞的嘴上吧唧亲了一口。然后朝范丞丞挥了挥手,“你先上课,我在外面等你。”然后他又如来时一样很快的出去了。

 

       房间里又恢复了寂静,李英超怔在原地,范丞丞不好意思的挠挠头,整个脸带着耳朵脖子都泛着红。

       半晌,范丞丞才出声,“嗯……我男朋友,黄明昊。”

 

       李英超下意识的点头,“我知道啊。”

       他当然知道,黄明昊和李英超都是市里重点的学生,黄明昊比李英超要小上一届,但名气已经大到李英超这个高他一届的学长都天天听着他的名字。

 

       原因有很多啊,比如黄明昊成绩很好,唱歌也很不错,人长的也很帅气。李英超对黄明昊印象最深刻的是校庆的时候,还是高一的黄明昊上台上过一次歌,唱到副歌的时候整个礼堂都沸腾了。总而言之,那样耀眼的人是校内很多女生茶余饭后谈论的对象,李英超的同桌就是其中之一。

       因为她,李英超听过不少关于黄明昊的八卦,包括黄明昊喜欢一个男人。

 

 

      ——这能说明什么?

      ——能说明什么?就很奇怪啊,超多很漂亮的女孩子追她,他都完全不搭理人家,还有人说他有男友,说看到他的手机屏保个男人在弹钢琴。

       ——可能是什么电影里的吧。

       ——可听说黄明昊前段时间还发了一条朋友圈,内容大概是一百天什么的。肯定是已经脱单了啊!

 

 

       和同桌的对话从李英超的脑海里浮现出来,看着眼前安静吸奶茶的范丞丞,他好像知道那个男人是谁了。

 

 

       从房间里出来的时候,黄明昊坐在外面的沙发上玩手机,看到李英超出来,很乖巧可爱的喊了一句,“学长好。”

     “你认得我啊。”李英超有点惊讶。

       黄明昊笑着歪了下脑袋,“当然啊,学长不是好几次都上过主席台演讲吗?”

       李英超不好意思的点点头,心中想比起光明正大的和男友秀恩爱的黄明昊,自己可差远了。他又不自觉的想,如果他喜欢一个男人,他敢这么直接吗?

       于是他想到了李振洋,喜欢李振洋的话,他敢和他说吗?他敢在别人面前吻他吗?

 

       没有结果。



07

  

       坐在回家的公交上,李英超还在想七想八,毕竟想想又不会怎么样。

       如果和李振洋表白呢,如果是自己先说应该会怎么说?我喜欢你直接了点吧,跟个毛头小子似的,好蠢。

       如果和李振洋接吻的话,第一次应该会在哪里呢?自己和他见面似乎不是在回家这条路上,就是在游泳馆,游泳馆接吻吗?有点奇怪吧。

 

 

       公交车的提示音想起来,李英超暂停想象,下了车。

       大概是因为思绪暂停了一会儿,李英超重新点开的时候,发现了自己思维中的bug——所有的一切都是建立在他喜欢李振洋的基础上。

 

       李英超停下脚步,开始思考一个新的问题,他喜欢李振洋吗?

 

 

       对于没有感情经验的李英超来说,这个问题有点难,直到七点去游泳馆,李英超都没有得出一个很明确的答案。李英超比大多同龄的孩子都要成熟一些,不太喜欢用很绝对的态度去衡量某件事情。

 

        问:你喜欢牛肉面吗?

        李英超可能会回答:还挺喜欢。

        并不是喜欢,而是还挺喜欢,和别的面条比起来,牛肉面是个挺好的选择。

 

        问:你喜欢李振洋吗?

        ……

 

       这个问题没有什么比较的对象,这就让人很苦恼,喜欢就是喜欢,爱情里没有挺喜欢这样的程度词。

 

 

       带着乱成一团的脑子,李英超照常出门去游泳,出门前母亲唠唠叨叨的话也化作一段杂音被抛在脑后。

       李英超今天没有游,而是找个堵墙,靠在墙上,一次一次不断把自己泡进水里。

       李英超上课的时候喜欢思维导图,问题串联,逐个击破。他现在尝试着把他和李振洋的关系整理成一张思维导图。

 

 

       最中间的大圆里应该是李英超和李振洋,大写,加粗。

       延伸出来的第一个方框里要写上,初见,再延伸是加引号的“救命之恩”。

       第二个方框写情感加深,李英超想了想,在脑子里填上,请吃热狗,他还记得他那时候真的很由衷的觉得温暖。

       第三个方框写熟识,李振洋和李英超住一幢楼,认识了之后就经常一起游泳,有时候两个人都要出门,李振洋也会顺路开车捎上李英超一程。李振洋的朋友圈更新的还算频繁,李英超上次失眠无聊已经看了一大半。

       第四个方框,按照道理应该打上心动,但是什么时候心动的呢?吃热狗?还是看到李振洋深夜发的在秀场后台试衣穿着高定的照片?真奇怪,李英超好像找不出一个很明确的界限。

 

 

       李英超泡在水里皱着眉头想。

       突然,一张脸猛的出现在李英超面前,把李英超吓得漏了气,一连喝了好几口水才浮上来。不出意外的看到李振洋捂着肚子笑。

 

       李英超掀了泳镜,“李振洋你干什么呢,李振洋!”说着便佯装生气的跳上岸,朝更衣室走,全然不顾李振洋在后边喊着,这才八点呢,我才刚来呢!

       他希望李振洋没有看到,他已经发热通红的耳朵和脸。

       妈呀,刚刚李振洋的脸凑上来的时候,李英超其实一眼就认出来了,但他那时脑子里居然横空跳出一个想法——

       如果这样接吻的话好像也不错。

       他被自己的想法吓了一跳,这时候才呛了水。



08

 

       李振洋跟着李英超进了更衣室的时候,李英超已经拿了衣服准备去洗澡了,李振洋跟在李英超后边小弟小弟的叫。

 

     “洋哥和你开玩笑的嘛,别生气了小弟。”

     “没生气。”

       他确实没生气,但他现在脑子有点乱,刚刚想要亲吻的感觉真实清晰的不容他质疑。

     “你先出去,我洗个澡。”话罢李英超就要推李振洋离开洗浴间。

     “有什么关系啦,我和你一起洗好了,没位置了。”李英超环视了一圈,所有洗浴间的帘子都拉着,得,还真没位置了。

 

 

       越心虚的人越想要证明自己其实并不心虚。

       李英超说,行啊。

 

       但李英超没有想到,挤一个洗浴间并不是什么让人产生幻想的事情,洗浴间有点窄,两个长手长脚的男人站着不太宽敞,时不时就是胳膊打架。

 

     “小弟!”

       这是李英超一巴掌把满手的洗发露泡沫拍在了刚刚洗完头的李振洋脸上。

     “你要和我挤的!”李英超不甘心的喊回去。

 

     “李振洋!”

       这是李振洋不知道是为了报复还是怎么样,把沐浴露挤到了李英超的脖子上。

     “不小心的!”

 

       原本十分钟就能搞定的事情,两个人硬生生把时间拖长了一倍,而且出来的时候无论是李振洋的无袖还是李英超的T恤都已经湿了大半。

       但小弟还是小弟,结果就是李振洋给李英超买了一杯热橙汁。



09

 

       李英超和李振洋一起走回家,一手喝着橙汁,一手在刷朋友圈。

       范丞丞在一个小时之前发了一条朋友圈,桌上两只相牵的手,手边是一束花,他不认得,但文字他能明白。

       ——三百天。

 

       难怪今天黄明昊这么兴奋的来找他。

 

     “看什么呢,这若有所思的样子。”李振洋开口问。

     “洋哥,怎么确认自己喜欢一个人呢?”李英超觉得时机不错,转头问李振洋,他觉得李振洋的感情经历肯定比他丰富的多。

       李振洋停下脚步,“怎么,小弟有喜欢的人了?”

 

       李英超刚想开口回答,李振洋继续说,“这种东西挺看感觉的,应该没什么很明确的界限,有些人第一次见你就喜欢,有些人可能相处久了喜欢。”

      “一见钟情和日久生情吗?”

      “对,我觉得都得有。”

 

       李英超看了眼手机上范丞丞发的照片,又抬头看李振洋,发现对方也正扭头的看着自己。

       不知道是李振洋笑的太温柔让李英超有了勇气,还是那天树下的气氛太好,李英超拿着橙汁,站在李振洋身边,很轻的说。

 

     “那我想……洋哥,我想我喜欢你。”

        李英超想,这听起来或许还不是一个肯定句。

 

        很安静,即使李英超的话并不大声,李振洋也听得很清楚了。

 

      “那你是一见钟情还是日久生情呢?”李振洋突然问,李英超没有反应过来,但李振洋接着说。

     “我觉得我都有,不管是第一次你在水里抽筋仍然一副很淡定的样子,让我觉得这小孩挺好玩,这么疼了还能忍着。或是你拽着我的胳膊过马路,再或者你深夜给我评论一条毒鸡汤。”

     “都让我更喜欢你。”

     “喜欢本来就是一个很自然的过程,到了就到了,有人人为的将其分为两个节点,但我想——”

     “李英超,我喜欢你,既是一见钟情,也是日久生情。”


 

       我喜欢你,这是一个很确定的,肯定句。

 

       李英超听到最后一句,一瞬间红了脸,妈呀,这到底是谁和谁表白啊。

 

     “所以呢?”他听到李振洋说。

     “所以什么?”

        李振洋笑了,“表白成功通常和接吻配套。”

 

        李英超刚喃了一句,是这样啊,对方温热的唇就贴了上来,这个吻没有什么技巧,浅尝辄止,李英超还没有仔细感受,温热感就已经离开。留下李英超睁着一双大眼睛疑惑的看他。

 

      “……你真的成年了吗?”李振洋顿了顿,确认式的又问了一遍。

       回应是李英超伸手扣过对方的脖子的一个更深的吻,李振洋立即进入状态,带着小孩体会亲吻的美妙。




10

 

        李英超和李振洋的表白和接吻同时到来,地点没什么特别,在自家小区门口路灯照着的树荫底下,李英超嘴里还有这廉价的橙子香精的味道,两个人可以互相闻的到对方身上刚刚洗完澡相同的沐浴露味道。

       不算很惊喜,也谈不上浪漫,但踏实的让人舒心。

 

 

       回到家,李英超给范丞丞发消息祝贺。

 

       ——恭喜啊,三百天了。

      范丞丞那边秒回。

       ——嗯,谢谢谢谢。

      李英超思考了一下,决定和范丞丞说自己告白成功的事情。

      ——很感谢你和Justin,因为你们我才敢和我喜欢的人告白的。

      ——是吗?那太好了。

      ——我原本一直觉得我大概是无法很确切的表达我喜欢一个人,但他可能不一样,我想清楚了,我喜欢他,这是一个再确切不过的事情。我想在这方面,我可能也能和Justin一样直接【表情】【表情】【表情】

      ——嗯……

      ——???

 

      ——是Justin先喜欢我的没错……但是是我先表白的啊。

      ——?!

 

 

 

       李英超脑子里以李英超和李振洋为标题的思维导图画完了,第四栏被李英超填上了两个字。

        始终。

 

 

 

 

 

 

 

 

结尾的碎碎念:

       我昨晚发布的同一篇文章,名为氨水味爱情。为什么这么说呢,因为两个人的见面和发展也游泳馆有很大关系。大概是因为母亲总是说游泳馆氨水味很重,我的既定思维就觉得游泳馆的味道就是氨水味。

       但今天有小伙伴提醒我,说游泳馆的味道是氯水味而非氨水味。我上网查了一下,说是氨水味的 确是错误的,在这里向看过的小伙伴们道个歉(鞠躬)。但网上对于游泳馆的味道也说法不一,我个人认为说是三氯胺的味道其实是比较有科学依据的(就是尿液以及人体排泄物结合的产物),但也有说就是氯水味道的,我还没有得到一个很明确的答案。

      用三氯胺爱情这样奇怪的名字一是为了让大家注意一下这个科学问题,二是也给我自己一个教训(以后遇到这种问题百度一下啦!)

      总而言之,文章里提及氨水的一句话作了修改,其他并没有修改。

      觉得再发同样的内容不是很好意思,于是就用一早上写完了。

       

      非常感谢包容我错误的小伙伴。

      非常感谢提醒我的小伙伴,有些小可爱很认真的给我评论了好几次,非常的爱你们。

      最后,非常感谢看到这里的你,(花式笔芯)


 

 




评论(7)
热度(1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