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家有把桃木剑 02》

洋灵洋   富贵皇权(昊丞)

bug有,ooc有,能写多长我心里也没点数

废话超多

05和06洋灵较多,07到10则是完全的昊丞部分

最后,麻烦多多给我评论,笔芯




05


       李英超直挺挺的躺在床上,侧着脑袋,看着墙上的桃木剑发呆。木子洋已经回去桃木剑里了,这个过程实在是很奇妙的。他在三人的注视下,爬上了上铺,对的,确实是和他们一样手脚并用的爬上去,然后只是抬手碰了一下挂在墙上的那把桃木剑,他就消失在了空气中,并没有电视剧中的金光特效,就和从未出现过一样。站着的三人对视了一眼,在对方的表情中确认了事件的真实。

 

       李英超悄悄松一口气,还好不是幻觉。

       岳明辉作为李英超的家长,在半小时前和木子洋进行了一番谈话。木子洋表示他是李家的剑,他必须确认了李英超的安全之后才可以回去睡觉。岳明辉点点头,抿抿嘴,他并不反感木子洋的存在,相反,他很愿意和他多相处。但在这处处都是摄像头的大厂,长相,海拔,气质都让人无法忽视的木子洋确实让队长岳岳有些头疼。

       木子洋挑了挑眉毛,似乎看出了岳明辉心中所想,往后一仰瘫在了卜凡床上,从枕头下边摸出了卜凡偷藏的手机,递给岳明辉说。“这玩意儿能拍照吧,我前面看你们用这拍照来着,你给我拍一张。”岳明辉很听话的给他拍了照。木子洋接过来,看了半天,最后点开右下角的相册,把手机举到岳明辉的面前。那张照片的光线并不怎么好,但仍然能看出卜凡被单被挤压的痕迹。

       木子洋并不存在在这张照片上。


       岳明辉看了眼照片,又看了眼拿着照片的那只骨节分明的手,再看了看手的主人,他正躺在床上扭来扭去,想找个相对舒适的位置,“相机是拍不到我的,所以,如果他们看到相机,”他指了指墙上的摄像头,李英超听到他带着困意的闷闷的笑声,“这里只会又多一个灵异事件。”

       岳明辉听完耸了耸肩,然后顺手抓起了一件衣服,砸在摄像头上。


06

 

       如果要说待在桃木剑里的感觉,木子洋只能说是没有感觉。确实如此,坐在椅子上会有对于椅子的坚硬感觉,躺在床上能感受到柔软和舒适,而待在桃木剑里的感觉就是没有感觉,如同整个人置于空气之中,但脚下却又没有踩着东西的实感。待在桃木剑中,你甚至无法形容你是坐着,站着,或是躺着。

       但这种状态无疑是很适合思考的。

 

       两百多岁木子洋是在那个世界是很年轻的存在,风华正茂的好年纪。而他今天感受到的却是个比木子洋还要年轻的小家伙,大约,木子洋想了想,可能还没有一百岁?而且这一百岁的年纪里恐怕醒着的时候还不多——丝毫不知道收敛自己。

       木子洋开始觉得有点困了,大概是以前睡得太久了,现在有些不习惯吧,他试图打起精神继续思考。


       现在人的生活越来越快,承载着心血的东西大多也难以长久保存,能养出灵体的物件越来越少,这样看来这小家伙就算不是老玩意儿,也应该是比较昂贵的。


       总之,就先从昂贵的找起好了。木子洋给自己定下了一个小目标,结束了其实十分短暂的思考。

 

07

 

       黄明昊从来就不是一个乖小孩,这点范丞丞再清楚不过,但像这样快一点了还不见人影倒是从来没有。

       不会吧。范丞丞靠在门边上叹了口气,自己明明只是拒绝了带着黄明昊上舞台罢了,小孩就仿佛是被抛弃了似的和他闹脾气到现在,居然还说出什么绝对不会放手这样的话,自己从来就没有想过要把他丢掉呀。那样的黄明昊,怎么可能会有人想要把他丢掉。

       他抬起,抖了抖袖子,露出左手腕上那串打磨光滑的黄水晶。

       颗数是整好的十八颗,色泽也不同于市面上大部分的黄水晶,即使是在宿舍这样并不强烈的光照下,它也仍然是浓郁的橙黄色,光洁剔透的几乎看不到任何的杂质。这是万里挑一的黄水晶。

       就和黄明昊一样。范丞丞心里想。

       对吧,谁能想到呢,买了一串黄水晶,还附赠一个黄明昊。

 

       范丞丞第一次见到黄明昊是在那场拍卖会上,那时候范丞丞不过十二岁,却已然是个很懂事的小孩,穿着昂贵的小西装,乖乖的跟在姐姐身后,遇到人就很礼貌的问候一句,也不多话。

       拍卖会进程刚过三分之一,范丞丞就开始觉得无聊,找了个上洗手间的理由离开了拍卖厅。他端着用装着果汁的高脚杯,开始蹦蹦跳跳的在酒店里乱转,看看这边墙上的油画,或是打量打量那边拐角处的工艺品。他本来就不急着上厕所,现在更是可以无所顾忌的消磨时间。

     

     “哥哥。”

       一声小孩的,很清脆的声音从身后传来。

       酒店走廊里空空荡荡,范丞丞觉得应该是在叫自己,于是停下脚步,刚转头,眼前就出现了一个逐渐放大的金色的毛绒团子。

       老实说,被撞到鼻子的感觉并不好受,但范丞丞看到对面的捂着额头的小孩,又说不出什么责怪的话来了。

   

     “哥哥。”小孩又叫他哥哥了。“抱歉抱歉。”小孩抬起脑袋,用那张肉呼呼的漂亮脸蛋对着他,闪亮的眼睛让范丞丞感觉自己嘴里含了一颗软乎乎的棉花糖。

     “没事的。”范丞丞说,作为哥哥当然是要非常宽容的。

        小孩先是咧开嘴笑了,露出整齐的小巧的牙,配上他金色的蓬松的头发,几乎就是个小天使。但又突兀的皱了眉,用很可怜的语气说,“哥哥,我找不到回拍卖厅的路了,我想要的东西快要到了。”

       范丞丞这时候才注意到了小孩身上也是笔挺的小西装,看起来也是被家里捎来的小少爷。“你就沿着这条路直走,从楼梯下去,再右拐……”小孩盯着范丞丞手指的位置看,拽着衣角,十分茫然的跟着点头,看起来完全没有听懂。


       范丞丞轻轻的叹了一口气,牵起小孩还有些肉感的手,说,“你跟着我走吧。”

       小孩又笑了,看起来对此很满意。接着,范丞丞又听到一声脆生生的,“好啊,哥哥。”


08

 

       小孩一点都不内向,在范丞丞牵着他的手走回去的路上,一直在叽叽喳喳的说一些有的没的,似乎什么在他眼里都是很有趣的。包括市中心新开的咖啡店,最新的动画片,或是街上某个姐姐新潮的打扮,在他的眼里似乎都有着无限的趣味。

 

       大约走了五六分钟,在拐过一个走廊之后,范丞丞听到拍卖师的声音从不远处传来,“接下来,是第十三号拍品。”

       小孩闻声很夸张的松了口气,“还好还好,我想要的是第十四号。”他用双手比出两个“七”给范丞丞看。范丞丞很好奇,“你才这么小,你家里给你买这么贵的东西啊。”如果没记错,这场拍卖会里拍卖的大多都是一些昂贵的珠宝首饰,哪里是这么小的孩子需要的。小孩子很狡黠的朝范丞丞眨了眨了,大概是想说你一会儿就知道了。


       范丞丞原本的位置在最前排,出去遛了那么久,也实在不好再坐回前面去,于是他拽着小孩的手,挑了个靠后的位置坐下。他们坐下时,十三号的那枚祖母绿戒指被一个企业家拍下了。

       小孩进来之后就一直聚精会神的盯着拍卖师,等着他的十四号拍品。

       大屏幕上的图片切换,十四号拍品是一串黄水晶,十八颗刚刚好。拍卖师开始介绍,范丞丞粗略听了,大致就是说这串黄水晶杂质与冰裂纹之少,保存之好。他是不怎么听得懂,而小孩明显不怎么爱听,顺着视线看过去,他一直盯着右手边一个一个穿着黑西服的先生看着。拍卖师的话音刚落,范丞丞就看到小孩朝黑西服比了个手势,黑西服先生立即举牌。


       随着黑西服先生的不断举牌,范丞丞感觉得到,小孩似乎是非得拍下这串水晶不可。

       天然的极品黄水晶不多,但也并非是没有,黑西服先生多次加价后,便没有人和他竞价了,毕竟黑西服先生所出的价格早已高出了这串水晶应该有的价值。小孩看着拍卖师落锤,宣布黄水晶被黑西服先生所拍得,开心的在座位上晃着腿。

 

09


       范丞丞从黑西服先生遵循着小孩的意愿不断举牌就开始觉得奇怪,但又自觉不该过问这么多,只得把疑惑咽回肚子里。


       但小孩没给范丞丞太多自我遐想的机会,他晃了晃金色的小脑袋,语气轻快的给与范丞丞一记重拳,“哥哥,那串水晶送给你了。”

       这下范丞丞的脑袋被打的彻底当机,“啊?”

       小孩看着范丞丞摸不着头脑的样子,把脑袋凑近范丞丞,盯着他的眼睛,很认真的说“我说,那串水晶送给你了。”

       就因为我带他回了拍卖厅?可他不是最想要这串黄水晶了吗,这么一转眼又给了我?思考了半晌,范丞丞觉得自己十二岁的阅历可能还不足以理解这件事,于是他直接开口问小孩,“我……好像不太能理解,你到底为什么要这么贵重的东西给我?”


      小孩开始有些莫名的害羞,耳朵泛红,他挠了挠头,“嗯,因为哥哥很好。”

      这算是什么理由?范丞丞更觉莫名其妙。不想那小孩很仔细的又看了看范丞丞,补充道。

 

    “而且哥哥,也很好看”


    “我想要和哥哥待在一起。”

 

10


        回家的车上,姐姐坐在副驾看手机,范丞丞则倚着窗户,脑袋瓜里充满着不着边际的幻想,毕竟今天发生的事情不太符合范丞丞十几年来养成的价值观。

      怎么会有人只是因为别人带路就送出超级昂贵的礼物呢?而且还说了想要一直待在一起这种话。范丞丞还是不太想的通。

       范丞丞微微把袖子拎上来了一些,那串光洁的黄水晶就露了出来,他轻轻叹了一口气,也不知道怎么了,拍卖结束后,给那小孩说着说着,这串黄水晶居然真的戴到了范丞丞的手腕上。

       怕不是鬼迷了心窍吧。

       范丞丞心中刚冒出这样的想法,立即就打了个冷战,暗骂自己瞎想什么呢。

 

       车到家门口已经是晚上十一点多,姐姐因为工作的事情坐着车就直接离开了,只留下范丞丞拖着腿慢慢的朝房间挪。关了门,扯下黑色小领结,脱了外套,把自己砸进床里。困意几乎在一瞬间就涌了上来,将他包裹,半梦半醒间,范丞丞觉得床一抖,接着是一声朦胧的,却很欢快的,

 

     “床好软呀!”




TBC

 



 


评论(12)
热度(6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