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檀木夫妇】细水长流2》

产甜的
小学生文笔,无史实,ooc
抛砖引玉,希望有更多大大产粮
每篇独立,全凭兴趣
虽然有了12,但是不知道有没有34567


02姻缘签

林致无甚信仰,但古刹当前,佛光笼罩,她心中也多多少少生了几分虔诚。



她本无意上这山来,只因李倓说刹里的姻缘算的好,非得拉着她上来看看。
林致闻言起了玩心,便调笑他道,“都成了亲的人了,还想着算姻缘。”她含着笑的眼过去佯装恼怒的看着他,“可是有二心?”
李倓倒是给她这语气吓了一跳,急急忙忙握着她的说辩解,“媳妇儿,你怎么这么想呢,我李倓虽不像我王兄正天操劳政务,时有玩乐,但我这一颗心可是真真切切的装的全是你啊!这姻缘求的也是我和媳妇儿的姻缘,若是来日有什么磕磕绊绊我也好套牢了你,可别让你跑了。”他直愣愣的看着林致,那般诚恳,倒是林致有些不好意思了,垂下脑袋,拍了拍他的手,喃道,“知道了知道了。”
李倓一听她这语气,便知道她就是闹自个儿玩的,没误会自己,开心的紧,又将人搂在怀里,下巴蹭了蹭林致的颈窝,弄的林致闷声轻笑,在他怀里动来动去。


山路崎岖,李倓虽提前放了不少软垫在马车上,但这一路下来,林致也觉得腰酸背痛,乏的很,李倓也略有不适,但却不愿在林致面前显露出来,装着一副好的很的模样,惹的林致心中偷笑。


下车,先看到的是长长的,似乎望不见尽头的石阶,纵是林致看着这石阶,也皱了皱眉。
李倓见不得媳妇皱眉,走到林致面前,扎了个马步,身体前倾。
“你做什么?”林致给李倓这动作吓了一跳。
“做什么?背我媳妇上去啊!”李倓理直气壮。
林致莞尔一笑,“我哪要你这么背,我自己好手好脚,不会自己走吗?这么长的石阶,你若是背我上去,非得两个人一起跌下来不可。”说罢,约是想到了两人骨碌碌的滚下来的狼狈模样,打了个寒颤。
林致这么一说,李倓可不服,“自然不会摔的!你上来便是!”
看着李倓这副模样,林致心知顺着他便是,道,“行吧行吧。”前走两步,趴在了李倓背上。”
李倓挥手让侍从在原地等着。


李倓站起,一抖身子,把林致背的紧了些,一边爬石阶一边笑着道,“平常没什么感觉,这样一背,才发现媳妇儿你真是轻的很,看来以后还是得给你备些滋补的。”
“我不轻。倒是珍珠,最近又是瘦了些。广平王府里事务繁多,她日日操劳……”说着,林致便叹了口气,一时无言,约是在想滋补之方。
“媳妇儿,你夫君在这儿呢,你在想些什么?你若是在这样,我可是要把你丢下去的!”说着,便作势往后仰了仰。
林致惊呼一声,更是抱紧了李倓,往后看了看,不知不觉这石阶已走了一半有余,登上了骇人的高度,这若是跌下去……不敢想,不敢想!

手臂上一阵湿漉漉的感觉传来,林致细看,竟是李倓脖颈上出的汗,湿透了她袖口薄纱。
林致帕子塞在了腰封当中,现在取着实不方便,便用袖子,一点一点,仔仔细细的拭去李倓的薄汗。
袖子是上好的材质,细细柔柔,擦在脸上如春风拂面一般。
杏花雨,杨柳风还有这轻柔薄纱,就如林致一般。李倓如是想到。
感受着林致温柔的举动,李倓觉得泡在蜜罐子里,身子和心都甜的要飞升。

也不知道是哪里来的气力,李倓脚下生风,开始飞快的踏起来,林致倒是吓了一跳,连连叫他小心些,喊着喊着,最后心放下了,便成了笑骂。
李倓心情更是好的很,爽朗的笑回荡在山间。

“佛祖在上,你可收敛些!”林致突然想起古刹当前,提醒到。
“佛祖慈悲,最是乐于见人间欢乐事,我们啊,得是笑的越大声越好!越开怀越好!哈哈哈哈哈——”
林致听着这般歪理,忍不住垂下脑袋浅笑。“你啊你!”

说笑间,这长阶竟然也是到了顶,视野瞬间变的开阔起来,一眼便收纳了青山绿水,林间古刹。回头看石阶,觉得世俗喧嚣似乎也遥不可及。

林致竖了食指于唇前,示意李倓莫要再喧嚷了——大殿内正有僧人颂经。
一小僧小跑而来,“两位是来礼佛,求缘还是想暂客居于此?”
林致还未开口,李倓便出声道,“小师傅,听说,你这儿的姻缘签可是最灵的?”
“正是。”小僧心中了然,“求与所爱之人之后命运,也是最灵的。”
李倓朝林致挑了挑眉毛。
“请随我来。”

绕了几条长廊,俩人随着小僧到了一个偏殿,李倓正准备迈步而入,小僧手一拦,“施主,这求姻缘签可不能两个人求,得分开来求。”
“这是为何?”
小僧鞠躬道,“寺中规定,还请施主谅解。”
李倓气鼓鼓的看着林致,林致倒是捏了捏李倓的手,示意他先松开自己,进去吧。

李倓轻哼一声走了进去,拿着签筒摇了个数字出来,便去取签了。按着数字找到签文,只四个字——风霜雨雪。
李倓慌了,这可如何是好,他本以为怎么着也会是个永结同心一类的,怎么偏生冒出个风霜雪雨?这要是给林致看到了,她不得担心的夜夜睡不着?
看着签文上空白的一块,李倓有了主意,拿起一旁解签台子上的笔来,蘸了蘸墨,学着签文的字迹,补上一句——雨过天晴。
这可好了,风霜雪雨又如何?得是会雨过天晴的!

李倓吧签文拿在手里,朝殿外走去。

林致看不到李倓取签的位置,也不知签文上写了什么,只得眼巴巴的望着李倓出来。
看到了李倓正大步走来,满面春风,心中也放下了大半。这是,小僧做了请,道,“女施主可进了,莫要交谈,否则便是不灵了。”林致点了点头,进去了。

林致进去的时间比李倓稍长了些,李倓也是等的心急如焚,只盼林致抽个好签。

林致走出来时,也是面露浅笑,李倓想来,大概签文不错。
“媳妇儿,我同你说,我这个签文,可是好签。”李倓一把搂过林致,说道。
“什么好签?”
“我这签啊,是风霜雪雨,诶,可不止这句,还有后边呢,雨过天晴!可好吧这签?”李倓念完签文,看向林致,却见她低着脑袋,心中以为她还觉着这签文不好,又补充道,“你看看,风霜雪雨,说明啊,咱们可以一起经历很多,我啊,和你在一起的时候便是好的,别的我可不管那么多!”林致点了点头,仍是垂着脑袋。
李倓正觉着奇怪,只见一滴泪落在地上,留下一滴水渍。
“媳妇儿,你怎么了这是,签文不好?”李倓忙着把人抱入怀里,用袖口把人面上泪痕拭去。
林致却笑了。笑着哭,哭着笑,“没有,我这签文也可好了。”
她抬手把签文拿到李倓面前,同样也是八个字——风霜雪雨,雨过天晴。
那晴字糊了一半,怕是墨迹未干便给蹭到了。

“我真的觉得这签可好了。”林致抬手抱着李倓,“真的。”
李倓心头一股暖意涌上来,泛得整个身子都暖呼呼地,“我也觉得。”


生当复来归,死当长相思。


















评论(7)
热度(4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