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檀木夫妇】细水长流》

给虐的肝颤,只想产点甜的
小学生文笔,无史实,ooc
期望抛砖引玉能有更多大大产粮
虽然写着1但不知道有没有234567

不求轰轰烈烈,只盼细水长流


01新婚

皇上赐婚的指令下的有些慢。
至少李倓觉得实在是慢了,依他所想,半月前,不,一月前,林致就该许给他了。
不过现在这样也不算差,至少林致现在也是问问温温柔柔的待他。李倓想着婚后的生活,满是向往

终是等来了那一天。
他早早换好了喜服,只坐着等那新娘子的红轿子,父亲笑他急躁,兄长也贫他猴急。
李倓只想着把那柔柔的身子骨揽进怀中,只嚷了句,“我媳妇生的美!今天得是更美!我自然是急!”他捻着冠上坠下的红绳,等啊等。
“不过一个时辰!”李俶看着在大门口走来走去的自家弟弟,“能有点儿王爷的样儿吗?”不禁笑骂。
李倓笑着挠了挠后脑勺,又望外看了两眼。
未闻其人,先闻其排场。
慕容林致本就是大家之女,加上嫁的又是个王爷,十里红妆说不上,但八抬的大轿,百人的送亲队伍可是少不了。
那唢呐尖利的一声响起来,李倓就准备跑出去,被自家王兄一手捞了回来,“你可稳着点你那王爷模样,别给人看了笑话。”
李倓咧嘴笑起来,“那是自然,怎么也不能落了脸面,哎呦,那轿子估计快都门前咯,走,接媳妇去。”


轿子停下了。
李倓塞了钱,做了礼,才得以扶着新娘子下车。
林致遮着厚重的红盖头,上边修着精巧的我鸳鸯。李倓托起她的手臂,扶着她朝厅里走进去。
他在笑,他觉得林致也在笑,但是是不同于他那般的仰面大笑,而是低着脑袋,轻掩着,不露声音的浅笑。他真是爱极了她。


拜堂热闹非常,但无可说之处,暂且略过。
新娘子拜了堂便被送入新房,只留李倓一人给灌了三轮酒,面色通红仍在喝个不停。
狂喜之心唯有牛饮可表,来者不拒。
李倓酒量好的很,虽喝了不少,但李俶也替他挡了不少,有眼色的人也知晓点到即止。等宾客散去,李倓走向新房之时,他还是清醒的很。
人生四大喜,久旱甘雨,他乡故知,金榜题名,他都无缘,但这洞房花烛,足已抵了那三喜的缺憾。


这般想着,脚下也到了新房门前。
李倓推门,门咔吱一声,李倓的心跳随之加速。
林致正端坐在床上,双手拽着喜服的衣摆,紧张不用言表。
李倓自然是看到了,伸出手握上她的手,也不及掀那盖头,李倓喝了不少酒,手热乎乎的,林致的则有些凉了,他揉了揉掌中素手,唤了声,“媳妇儿。”
林致把脑袋按的更低了,李倓笑着接着说,“现在你可否认不了了,媳妇儿!”
他坐到林致旁边,掀开了林致的盖头。
林致今天很美,比他想象中的还美,红唇因为光线变化的惊讶而轻启,杏眼微睁,直愣愣的看着他。
他几乎想都没想的吻了下去,他看着那双眼睛睁的更大。两个人的吻都是生涩的,但奈何李倓的满心浓情倾注其中,硬生生的让原本内敛的林致率先缴械,双手轻搭上那人的肩膀。
李倓感受了肩上的手,搂过林致的腰,让她更贴近自己。
分开时林致的的面颊已经红透了,看着李倓亮闪闪的眼睛,更是羞的低下脑袋。
李倓看她这幅模样,更是按耐不住,“得寸进尺”一般再次吻住她。这次不止是吻了,他的手绕到林致的腰部,手指修长翻飞,解开了她用来固定的细绳。
这套喜服自做成后第一个见的并非慕容夫人,也并非林致,而是李倓,原本依着皇礼,这衣服还得沉上不少,李倓心疼自己媳妇,偷偷减了不少重量。
也正因这个,他对这身衣服熟的不行。
在外的罩衫悄然脱落,李倓的手从衣领处滑进她的背脊里。
李倓常年练剑,虎口生了厚茧,粗糙的质感让林致轻轻颤抖,但却更用力的抱紧了李倓。
衣服一件件滑落,他的手从她光洁的背脊上划过,她与他肌肤相亲。
从此,他就是她的一切了。


林致身子不错,虽折腾到半夜,但仍然是依着生物钟早早的就醒了,不知红缎面金丝线的被子还是李倓的怀抱,总之她很暖和,她勾起了嘴角,把脑袋往被子里埋了点。


“媳妇儿——”李倓的声音慵懒的钻进林致耳朵里,他半睁着眼,含笑看着她。
“嗯。”






评论(5)
热度(47)